Lemoles

活着就是恶心。

久别归来的佐助还是老样子的板着脸。总之,既然佐助回到了木叶村的话,那鸣人就别想准备回家。
“辉夜城的礼物”
对佐助提出的卷轴的内容无法理解。原本学历虽不高,但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。
“虽然不知道写的什么内容,但是有种不祥的预感”
“我的轮回眼也无法解读。”
佐助的轮回眼有着各种的术理,其中就包含式样认知。解读记号中的式样,跟类似的式样对比,解读暗号。灵活运用这个能力的话,在极少的文字中能压缩庞大的情报。这就是为什么宇智波的石碑里可以刻入秘传。但,现在起不到作用就说明这里面不包含佐助所知道的式样。
“这样啊”
稍微思考了一下,又坐回了椅子上。
“放弃回家,把卷轴传到解析班。”
解析班是鸣人新设的一个部门,目的是调查古文明。精通太古的暗号与象形文。
就算佐助不能解读的情报,他们有可能解出。
“交给你了”
如果佐助对解析班不抱期望的话应该也不会说这种话吧。
“对了。”
佐助取出橙色的破抹布放到桌上。
“为什么你会?”
“来的路上捡的”
“是吗”
“也见了你家小鬼,跟以前的你同出一辙”
“…..他跟以前的我不同,如果非要说像谁的话,我觉得更接近你。”
鸣人一副寂寞的神经摇了摇头。想起的是,冷酷的,无论何时都很出色的,自己所憧憬的宇智波佐助。
“不”
七代目火影轻轻的摇下头。
“果然,他跟以前的你也不同。他身上穿的好像都是新衣服。”
鸣人盯着自己曾经穿过的那件衣服。
反映着那些恶劣年代本身。
每日每周,都在危险中度过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没命的那种时代的记忆。
现在已不同。
为了给那种时代划上休止符,鸣人跟佐助都拼上性命去战斗,所以,觉得自己的儿子不理解自己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
“可能是我们落伍了吧”
“不,没那种事。”
还是老样子,佐助冷酷的摇了摇头。
“忍者的本质是不变的,就算是你家小鬼也一样”
“这可说不准,这次的争论估计是我赢呢”
“呼。”
佐助哼了下
那是鸣人一直追赶着的笑容。
“你这吊车尾”

评论